棕熊棕

从今天起,早睡早起。
好好吃饭,好好生活。
afd:类星体的呼唤

20221226生活日志

  从发高烧到现在,我也就觉得今天才开始好受一点,吃饭睡觉不再是折磨。

  

  反复发烧肌肉疼痛刀片嗓水泥鼻子我一个都没落下,吃不好睡不着的,整一个就是生不如死。

  

  也是我的观察哦,我朋友她办公室就两个人,她的症状就只有鼻塞。我亲友接触的人很少,症状也比我很轻。

  

  我那个上班场地,将近一百人,还不通风。我同事中招,几乎和我的症状差不多,基础相通点就是发烧。

  

  所以如果人多、场地还不通风,真的真的要重点防护,就算毒株温和,病毒载量很高也真的蛮要命。

  

  还是那样,尽量别阳,阳了也要积极治疗,阳康了也不要掉以轻心二次感染。

  

  我目前又领会一件事就是,要在这种历史大浪潮里生存得更好,首先得开始从看不懂也很难让我提起兴趣的官场话里,能参透一些政策动向,并且能了解这种动向会对生活产生具体什么影响。

  

  嗯,以后宁可早起,也不熬夜写文了。

  

  

20221221生活日志

  身体状况突然就急转弯下,半夜醒来就很我挺不行的,全身酸痛,畏寒,最后直接发展成骨头疼+发烧+没胃口的全身不适,睡也睡不好。抗原显示阴性,但是大概率是中招了(。)

  

  本来还纠结要不要上班,现在苟命要紧。休事假就休吧。

  

  大家做好防护,真的别得,得了的话也注意休息哦。

关于催更/车的声明

抱歉占合集了

  

1.催更 

  

  本来我应该无所谓,但是我那烧到40℃的脑子不乐意<(_ _)>

  按理来说,催更是读者对作者的期待,作者也乐于接受,但语言有时候真的蛮空洞很冰冷的。首先我就直白地说了:我最讨厌上来直接就说一句“后续呢?”,无论简约/土话版。

  

  如果我的老读者(欸,真的有吗)应该能知道我其实很容易痛苦卡文、爆字数、经常失手打死大纲然后被角色们戏弄得团团转、三分钟热度又花心大萝卜,好不容易写完被🍎搞得心态爆炸,总结就是,反正我挺无能的,但我也接纳这样的自己。

  

  因为作为以上代价,基本上我的梗都尽量往非主流走的,也有一些深受大家喜爱我也很快乐,而且会收到一些表达喜爱的反馈:哇居然还能这样之类的,我就很开心,因为我觉得我努力写出来的东西得到了认同。(叠甲:也不是说主流不好啊,也有一些写得很香的神仙,仅针对我就是:我就要搞点不一样的♡怪胎/hentai之类的)

  

  非主流的梗难点在于,得重新思考梗的本质和角色之间的联系,这很坑的一点是,脑洞一时爽,细节逻辑火葬场,成文更是困难重重——我想大部分创作者都会这样。当然也有一些很有才华又能坚持按大纲写完的大神,脾气又好写作水平又高,我承认我远远没能达到那种级别,我还特别玻璃心——我免费又用心写文,这上来就直接不客气地催,令我很、不、开、心。

  

  为了我自己能够继续写下去,所以接下来就说正题:身为作者的我接受怎样的催更?

  

  1. 表达对作者的喜爱/对角色or剧情的理解|分析&后续的期待+委婉地催更,而不是一上来就说“后续呢”,我以后看到心情不好会删。

  2.不排斥鸽子屁股,但以后放鸽子屁股放对位置,一般是我置顶的评论。

  3.长评效果最赞了♡(ŐωŐ人)

  4.或者给我更个同人图或者同人小短篇(我在做什么美梦)

  

  PS:可能有些读者担心自己的理解与作者的真实意图不一样,会让作者不开心。我觉得我这方面还挺宽松的,因为写出来和读者看到理解不一致是很正常的事情,有时也会让作者意想不到“哦还能这样理解啊”,也算提供了再回头看自己写的文不一样的角度。而且有时候我也有大bug的时候,读者这方面的提醒对我也很重要。所以,尝试表达这种事情,个人理解对读者和作者都好。(疯狂叠甲:我是这样接受的哈,但是我不代表所有作者,注意哦,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独特的脾气和癖好的,以上我所说都是针对我自己)

  

  有些读者还是会羞涩于表达,因为自认为表达很生涩很拙劣,所以不敢说。我觉得这个也顺其自然吧,毕竟同人文很大程度上是起源于作者的表达欲和灵光一闪,完成于作者与读者的双向奔赴,很看缘分,反正我已经很佛系的了。你想说的时候,那就勇敢表达吧,绝大部分创作者都会握住你递过来的心意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 

2.关于车

  

  

  现在lof🍎机制真的比JJ还差劲,比如诅咒师乙骨那篇我就被搞了八次,当然了有读者会说可以放紫色小鳗鱼啊,实在不行倒立镜像之类的。问题是,我写过还免费,但是反馈不高,而且有效评论也没有,有也是“挂了求图求链”之类的,所以老实说我现在热情不是很高。本来表达就是一而再,再而三三而竭,被创了N次我自然不想写太多这类了,当然这也有我这方面不是很耐心的原因。

  

     总结就是,可以期待并留评,但是这方面也别对我太过期待了。顺其自然吧。

  


  


  取关随意,但没必要告知我哈,大家都开心才是最重要的!

  感谢您的阅读!以及也欢迎理性留评哈!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20221219生活日志

  我的理智告诉我应该睡觉了,但我的大脑不是很配合。

  我也知道,我真的不想在羊群中上班,特别是我这两天都没睡好的情况下。

  

  可真的没有办法。

  

  就顺其自然吧。睡不着也没关系,被感染了没关系。反正药已经备好,身体本身也没什么基础疾病,顶多是失眠的老毛病。

  

  也没什么更文的想法了。好吧,我想开新坑🤤

  

  明天给家人买新年礼物。

  

  晚安。

【咒乙】多次攻略家主悟失败后②

#来点阴间乐子,主乙女游戏梗

#预警OOC,私设和要素过多,我觉得真的蛮阴间的,所以觉得不适建议马上退出🙏

#再加个预警:妹在玩游戏,还很yellow,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

#前篇翻合集或者见第一条评论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【00】

  


  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前略,总之你被非常难搞的NPC堵住,并且疑似大翻车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因为NPC——五条家主,他叫你“母亲”啊!!!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【01】      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第一个反映就是危你危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最后一次打算攻略他的时候自身年龄大了许多,你看着小豆丁混账,实在毫无兴趣。随后又一时心情复杂头脑冲动,就决定抚养他长大成人。而出于此前六次攻略的失败,第七周目期间你做出了一些算得上幼稚的报复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但比较激烈的那种也就,你想了下记忆稍微清晰的,好像只有打屁股。应该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嗐,教训小屁孩这种事怎么能上纲上线,明明是爱的教育,也就那么一次。而且那个周目他根本没有把你当妈,从未叫过这个称呼还**事儿多,以及你也不想当他妈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谁怂谁就输,反正这波是最后一局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继续强行镇静,面无表情地从他手中抽回你的一缕发丝。“这已经过界了,五条家主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及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”你直视他,语气放得很冰冷,“开玩笑的话就该到此为止了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[六眼是能够观察人的细微变化的,虽然是以咒力流为主。]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[所以,如果想要瞒住他什么,那么被他注视的时候不要回避。]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最了解自己的还是敌人,禅院和五条相互对立多年,把彼此给研究得很深。你曾经的老婆禅院惠和同他时代的六眼亦敌亦友,作为禅院惠最亲密的存在,你多少也能受到熏染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然后,你发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事情,刚才还用恐怖片氛围跟你说话的大变态,居然脸红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脸.红.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如果那画面能够具现化,那就是他身上突然蹦出的无数小心心飞向你,把你脑门弹的嘎嘣响。你想了下就很恶寒。不,超级恶寒的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你不能直接表现出来,因为你的位置也是这家伙安排好的,明亮的灯光下你所有动作、细微表情都能够被观察得一清二楚。而他凑过来的时候也一样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很快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对劲了,不过也就那么几秒钟,他就调整过来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脸红这个生理现象就算是最强也无法控制,这也就让你接下来的对话气势很足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谢谢前任老婆的绝招扑克脸。

       

  

  

【02】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这次的五条悟高攻低防还是怎么的,你有惊无险地通过他的试探。他最后只是很核善地往地上你和他影子相交的地方看了眼,意味不明地说:“小心阴魂不散的老情人哦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等你达到非常安全的地方,就直接尝试查询五条悟对你的好感度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,因为一旦选定攻略对象,其他角色便是不可被攻略的NPC。结果让你出乎意料得像是看见了宿傩在跳《两只老虎爱跳舞》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哈哈这怎么可能呢,肯定是游戏系统出错了。你微笑着关闭界面,然后再打开一次——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700%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嘴角的笑容立刻消失。 你仿佛瞬间陷入了银河旋转一般的思维空洞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游戏肯定是出问题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被你狂轰滥炸呼叫而来的客服系统:“没有哦,亲亲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:“你要不要看看这数值再说话?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客服系统:“是这样的,每个账号都有唯一的身份卡,无论是哪个周目,人设如何,身份卡都是唯一的。您的身份卡已经是被红字锁定的状态了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:????什么玩意?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第一次点开你的个人界面详细研究。发现红字描述的debuff之后,真是忍不住笑出声。因为真的太荒谬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笑够了你才冷静下来,问系统,也是问自己:“也就是说他们只能在我死后才能爱上我,哈哈,我活着的时候就不值得被爱吗?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系统静默不言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“垃圾。”你忿忿地骂了声。与此同时心里也已经有了主意,因为你对这个游戏的本质产生了怀疑,便决定探索到底。

  

   

  

        

【03】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义正言辞地和客服系统交涉,客服系统潜台词就是谁叫你玩游戏太入迷,所以后果就自己克服吧。不过它询问主系统后也发放了一些补偿,比如经历过的周目技能可继续使用,而且还能解锁你一部分的身份背景,且可以合并出新技能。这些你默默记住,以及等你出去了一定要投诉这个煞笔客服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该死的游戏不可存档,Skip又很容易错过线索,因此你选择慢慢来,好歹你氪金了,还付出了感情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红字,你发现那是攻略宿傩第二周目后就出现了。由于这个游戏又很注重剧情体验,沉浸构建技术又不错,使玩家很容易忽略自身而注重攻略角色,你直到现在才知道还有这种鬼策划的雷。你是来谈甜甜恋爱的,就算是挖野菜,也不是来送死的好伐?!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玩乙女游戏居然还要推理,你一开始纯粹只想yellow,这玩个锤子。你在心里暴打游戏策划一百遍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现在就只能想,也多亏之前,你是玩解密游戏的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其次客服系统有提到账号的身份卡是唯一的,你想了想过去那些周目的一些关键词,巫女,禅院十影术,未调伏的未知式神,人鱼,灾害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应该还要加上攻略五条悟的第七周目的背景,他爹居然有古代神秘的契约,濒临死亡之际,他把你召唤出来就是让你把幼年悟辅佐成大家族之主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能追溯的不多,因为在禅院惠那个时代,你是能够带来灾害也完全是游戏设定推动,本能让你毁灭这片愈加堕落的土地。可是人鱼为什么要做这种事,这种本能的来源又出自于哪里。这些或许就藏在你的身份卡里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你还面临一个最大问题,那就是很可能因为你的debuff而好感值爆表的五条悟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大概率他有七个周目的记忆,但是他身为六眼又是当代术式携带者最强,他自己能不知道这种情感的异常吗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依旧无法理解他,更倾向于他在好奇。还是说,现在他想在你身上获取什么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自那次之后他便老是送你一些过去周目具有经典代表意义的东西,你读取一些有用信息后就全都扔了,然后能躲则躲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最近夏油忙得不可开交,因为忙着给那个特殊学生豁免直接死刑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你听完伏黑惠的如实报告,就特别无语。先不说宿傩完全就是你的雷区,那种又臭又长又干的手指,究竟哪种蠢货会直接生吞的啊!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

【04】

         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这周目你身为中立派的高层之一,刚开始是直接投虎杖悠仁死刑的票,因为对你来说不管如何,宿傩必须死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伏黑惠请求你帮助这个见义勇为的莽撞少年,夏油也在劝说你。由此你特地见了这个傻瓜一面,该怎么说呢,他就不能让你讨厌一点吗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既心细勇敢,乐于助人,又透出不谙世事的豁达,就一个完全没长大的幼崽,在巨大的捕兽夹里无知地汪呜。你又有点后悔见到他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还是投票让他死呢?”你漫不经心地问夏油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全力阻止他死亡的结果。”夏油杰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提分手呢。”你开玩笑地说,当然也在试探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快三十了,”他很无奈地笑笑,“你也有你不得不坚守的立场不是吗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从这周目人设背景来说,是的。世代都为了封印诅咒之王而传承的巫女一族末裔,继承了先祖在宿傩之下绝望恐惧的记忆,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步的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最终决议你打算投弃权票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算了一下这大概率会导致五五开,也就能延长这个少年的命。接下来如何再说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这句话就是flag。特别是针对你,好的不灵坏的灵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估计除了意外本身,谁都没想到,御三家的最强会给不认识的蝼蚁一个保证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理论上说,如果虎杖真的吞食了所有宿傩手指,彻底被诅咒之王占据肉身之时,直接能开打并且压制的就只有他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反对的就会享受五条家主的摁墙待遇,再多的道德高地在绝对力量面前摇摇欲坠,干脆就全票通过虎杖死缓。你全程观看,再一次感慨咒术界真的是没得救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家入倒是在一旁自言,听起来挺像嘲讽:“孔雀开屏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:?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想了下这大概率应该和你没有关系。搞不好人家只是不爽了想要捏一下烂橘子解解压,之前也不是没有过,就像猫不满了也会伸出爪子扒拉人类家具什么的。

   

     

  

  

【05】

         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怎样才能让你接受我的追求呢?”五条悟问你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也就离那次投票会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,在荒山野岭的一家旅店内,你又被麻烦给堵住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你很想说“滚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你危危可及的理智,认为现阶段没必要闹得太僵,你还没搞清楚身份卡的全部。五条家也是线索之一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就,家入的那句话突然又从你脑子里冒出来,那个时候是孔雀开屏,现在他又在干什么?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今天刚调查完一个特级诅咒事件,累得慌。解密总是费脑力的,也就一开始没能躲开自说巧合的不速之客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彼此虚伪寒暄之后就是刚才杀伤力很强的直球,问题在于,你脑子又在缓慢加载的状态,喝了点酒之后又去泡汤洗漱,现在你只想睡觉,赶紧把事情给解决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你干脆抓住他的腰带回预订好的房间,他惊讶了一下,随即很顺从地跟你走。浴衣也就这点方便,虽然估摸着这个家伙也不会在意就是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外边就是水池,如果有什么意外你还能搏一下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彼此在沙发坐好,你直接开门见山地道:“我并非五条家主梦里的那些人,而且如果这是追求的话那我拒绝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“叫我悟。”他很认真地说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…”你考虑了两秒,决定这方面先顺从一下:“悟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他明显很受用,气场和姿态也不再如随时要扑上来的掠食野兽,但你也明白他只是稍微放松,猫抓到老鼠后,有时候开饭之前也会玩一下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这样很好听。”他的语气变得温和,丝毫不觉得接下来的话有多混账,  “所以我问的是,要如何才能让你接受我。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一整个人就是:“………”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妈是离谱对吧。就这种追求方式,连自然界的雌兽都要把雄兽打得屁滚尿流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偏偏他在咒术界内的实力和地位,令他确实能够肆意妄为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你想了下你现在能杀死他的几率是零,你目前掌握的封印术也得像封印宿傩那样先把目标打个半死不活,剩下的那就是得用咒具,比如传说中的狱门疆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退出游戏也不是不可以,就是debuff未解除也不知道来源的情况下再一次进行游戏更为麻烦,而且身份卡信息会更加支离破碎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没错,你就是心里火大,也不想再用自我毁灭来逃避失败,特别是知道debuff的存在之后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是纸片人,多搞一个也没关系吧。而且他都不在乎前面周目的记忆,特别是最后一周目,你在乎个什么。也许是那一点酒意的微醺,温泉浸泡过后身体放松而神志轻飘飘,但无所谓了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你这一次主动靠近他,感受他略微变频的呼吸,你还看到放大的瞳孔,手放在他的心脏处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无下限的阻隔,胸腔有力的心跳从你指尖传递到感知。一切不言而喻。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由此你几乎是感到快意,另一只手轻松地扯下他的腰带,咬着他耳朵说:“取悦我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----tbc----

下次更新取决于反馈,真的是动力(猫猫泪)

彩蛋还是家主悟视角和一点古代轶事,慎入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———

一点碎碎念:    

家主悟其实是顾忌玩家的求生欲,他从梦中(其他周目)客观来看,玩家的死亡率几乎百分百,最后一周目更是有点心理阴影,所以没敢直接过激,他又确实没有任何求偶经验(噫),而这周目玩家配置也难搞,综上他只能迂回地屑。当然玩家本身的存在对于游戏角色就是自带屑啦,玩家如果没到极限能安然躲到周目结束(。)

  

本来要写到结局的(

为什么又爆字数(恼)

  

总之这系列套娃替身+恋爱诡辩+相互养成+相爱相杀这样杂烩乱炖的吧,结局我已经想好了,下次我应该能写完吧()

  


20221217生活日志

  今天一切正常,连之前的轻微咽痛也没了,除了又爆字数+卡文😰  

  为啥我要把沙雕文学扩写成严肃文学?

  

  大脑:要这样写,懂吗?

  手:你在教我做事?

  

     但是看了下群里,昨天阳的同事,烧到现在还没退,还是别熬夜的好。没法在20号更新那也没办法(。)

  

  好想开新坑 (๑ó﹏ò๑)

  

  晚安啦。

20221216生活日志

  本周最后一个工作日,两个同部门同事阳了,就看我这周末会怎样。现在确实有点症状,但跟感冒没什么差别,还没发烧。

  

  心情蛮复杂,啥都不想干。熬夜就算了,苟住命要紧。

  希望天气赶紧好起来,又湿又冷本来就容易感冒啊。

  

  ,,Ծ^Ծ,,

20221213生活日志

  天气又冷了,更加起不了床,更不想在可能的羊群中上班。

  

  但又苦中作乐,嗐,没放开前这样,放开后也这样,唯一的区别就是不用被强制拉走隔离了。现在能上多一天班就多一天工资,为羊做好准备也行。普通人嘛,就是这样。

  

  下班回家做饭,尽量不堂食,不点外卖。提前腌好的肉和肥肉爆炒了一会再放入空气炸锅200℃,5分钟,然后再撒点孜然粉和辣椒面🤤真好吃啊。上火?不存在的,哈哈😊

  

   吃饱饭艰难码字,发现码出来跟大纲完全两码事🤔修罗场翻车变成智斗解密😫,我的内心已经被创得一片狼藉😇。

  

  亲友:没事,写出来后大胆地创你的读者们。

  我:唉,还是先写完再说😤

  

  慢慢来吧,但是绝对不熬夜写文😎

  

  反正写崩了不发也可以嘛๑•́₃•̀๑多大点事。

20221211一点预告

lof屏蔽机制很垃圾,本来产出就是很辛苦的事情,因为审核修改就相当于自断四肢,写手的心会不会死看得就是出血量大不大。


我估计以后要转紫色鳗鱼了。


总之就很破坏创作欲吧😇我真是栓Q